热门搜索

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白话翻译

   发布时间:2014-05-23 来源:

《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白话翻译

 


这部经是我阿难亲自听佛陀宣讲的。
有一天,释迦牟尼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里说法,在场的有佛陀的常随弟子出家众二千五百人,与大菩萨摩诃萨三万八千人在一起听法。
这时,世尊引导并带领大众弟子,一直往南方行走,忽然看见路边聚集枯骨一堆。那时候,如来就对着那些枯骨行大礼,以五体投地的方式,恭恭敬敬的顶礼膜拜。
阿难尊者合掌向佛陀禀白说:“世上最尊贵的圣者!您是世间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里的大导师,是母胎、蛋卵、潮湿、变化(胎、卵、湿、化)四类众生的慈父,为众人所归依敬仰,是由于什么因缘,世尊您竟然顶礼膜拜这些枯骨呢?”
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你们虽然是我的上座首要弟子,出家修行的时日也很久了,但是所知道的事情还未广博。这一堆枯骨,或者是我前世祖先的骨骸,或者是多生累世父母的遗骸。由于这个缘故,我今天才对着它们顶礼膜拜。”
佛陀又告诉阿难尊者说:“你现今就将这一堆枯骨分做二份,如果是男人的骨骸,颜色会比较白而且比较重;如果是女人的骨骸,颜色则会比较黑而且比较轻。
阿难尊者禀白佛陀说:“世尊!男人活着的时候,身上的衫裤、腰带、鞋子、帽子等,装束严整完好,一望就知道是一位男子汉的身份;女人活着的时候,大多涂抹胭脂面粉,或是薰染兰香麝香,像这样的装饰打扮,立即就能够知道那是女流的身份。而现今他们死了以后,男女白骨都是一般样子,教我们弟子等,怎么认得出是男是女呢?”
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如果是男子,在世的时候,多有进出伽蓝佛寺,听讲佛经戒律,礼拜三宝(佛陀、佛法、僧众),口念佛的名号,所以他的骨骸,颜色比较白而且比较重;世间的女人,大多短缺理智与脑力,容易沉溺于感情,把生男育女的事情,认为是她的天赋职责。每生一个小孩,都要依赖母乳来养活这婴孩的生命,乳汁是由血液变成的,每一个小孩都吸吮了母体中比八斛四斗还要多的白乳,所以母体憔悴消瘦,死后骨骸现出黑色,它的重量也比较轻。”
阿难尊者听闻了佛陀的话,心里痛楚得有如刀割一般,垂下眼泪悲伤哭泣的禀白佛陀说:“世尊呀!母亲的大恩大德,应该怎样才能报答呢?”
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你现在仔细听着,我当会为你们分别说明清楚:母亲怀胎,多数要经过十个月,是很辛苦的。胎儿在母腹的时候,第一个月里,就像草上的露珠,清早出现,不一定能够保存到晚上;早晨聚集而来,中午就消失散去。母亲怀胎的时候,到第二个月,恰如凝聚的酥油。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在第三个月,胎儿犹如像凝聚的血团。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到第四个月,胎儿稍微长成人形。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到第五个月,胎儿在母亲腹里,已经生成有五部份的胞体,是那五部份呢?就是头为一种胞体,两只手肘和两条腿膝,各为一种胞体,一共成为五种胞体。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到第六个月,胎儿在母亲的腹里,六种精气都已经齐全开通。是那六种呢?眼睛是第一种,耳朵是第二种,鼻子是第三种,口嘴是第四种,舌头是第五种,心意是第六种。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到第七个月,胎儿在母亲的腹里,已经生成了筋骨关节,数目三百六十,并且生长毛孔,数目约在八万四千。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到第八个月,胎儿就生成意识脑智,以及眼睛两个瞳孔、两个耳孔、两个鼻孔、一个口腔、尿道和肛门等九个窍孔。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到第九个月,胎儿在母亲的腹里,已经能够吸收食物,所吸收的都是出自各种物质,像桃子、梨子、葱蒜、水果、五谷等的精华。在那母亲的身体里,生脏向下面,熟脏向上面,譬如在地面上,有山耸然突出,山有三个名号,第一个名号叫做须弥山,第二个名号叫做业山,第三个名号叫做血山。这些譬喻的山,一次崩塌下来,就化为一条,母亲体内的血就凝集成了胎儿的食物。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到第十个月,孩儿的全部器官肢体都一一生长完成,方才降生下来。如果是决定作为孝顺的孩子,出胎的时候会擎起拳头做合拢手掌的状态,而安祥顺利的出生,不会损伤母亲的身体,母亲没有太大痛苦。如果这孩儿决定是做为五逆不孝的孩子,出胎的时候就会破坏损伤母亲的胎腹,双手抓扯母亲的心肝五脏,双脚踏踢母亲的胯下骨,使母亲痛苦得像千把刀在搅动宰割,又仿佛好像万把利刃集中刺进母亲的心。像这样受尽极重大的痛苦,才出胎生下这孩儿。如果更进一步分类明白的说,母亲还有十大恩德。
一是母亲怀胎的时候对胎儿守卫爱护的恩德;
二是临盆生产受尽苦楚的恩德;
三是生下孩子就忘记所有痛苦的恩德;
四是自己咽下苦涩,吐出甘甜给与爱儿的恩德;
五是回施干净给与孩儿而自己将就污湿的恩德;
六是哺喂乳奶和抚养教育的恩德;
七是替孩儿洗濯屎尿不净的恩德;
八是孩儿外出远行,慈母在家挂心忆念的恩德;
九是对孩儿深深加以体谅抚恤的恩德;
十是终生直到究竟都没有穷尽对孩儿怜爱愍念的恩德。
第一、怀胎时守卫爱护的恩德,偈颂说:
累世长劫造因结缘深重,今生才来寄托母亲怀胎;
月又一月逾过才生五脏,再过七个七天六精才开。
胎儿体重压力就像山岳,胎一动一止像坏劫风灾;
母为胎儿罗衣都不想挂,化妆镜台也惹盖了尘埃。
第二、临盆生产受苦楚的恩德,偈颂说:
母亲怀胎经过满十个月,苦难的生产即将要来临;
早晨起床就像生了重病,天天神情闷重好似昏沉。
难将惶恐怖畏心情诉述,哀愁眼泪流满胸前衣襟;
语调含悲告诉亲族家人,惟独惧怕死神夺儿来侵。
第三、生了儿子忘记忧苦的恩德,偈颂说:
当慈母生产儿子的日子,五脏总都像要破裂撕开;
身体心神几要闷绝而死,鲜血直流好似屠宰猪羊。
生下以后听闻爱儿安健,心情欢喜更加倍于往常;
欢喜暂歇然而悲痛又到,难忍痛苦又在贯彻心肠。
第四、咽下苦味吐出甘甜给与爱儿的恩德,偈颂说:
父母恩德高深且又重大,照顾怜爱从不疏忽失时;
吐甘喂儿没有稍作停息,自己咽下苦涩从不皱眉。
爱重为儿心情愁苦难忍,恩情深忧心又加倍伤悲;
但望能令孩儿吃饱满足,慈母不辞自愿挨饿受饥。
第五、回儿于干自己就湿的恩德,偈颂说:
母亲甘愿自身投于污湿,而将爱儿移就于净且干;
两个母乳专为儿充饥渴,轻罗衣袖用来掩儿风寒。
恩爱怜惜恒常废枕不眠,宠爱逗弄才能感到心欢;
但愿能令孩儿获得安稳,慈母总不为己寻求平安。
第六、哺喂乳奶抚养教育的恩德,偈颂说:
慈母让儿依靠就像大地,严父养育儿女可配于天;
天覆地载养育万物恩同,父母养儿恩德也是同然。
不厌丑陋更无怨恨怒目,不弃孩儿手足罹患痉挛,
对从母腹诞生亲生子女,好坏都是整天珍惜爱怜。
第七、洗濯儿屎尿不净的恩德,偈颂说:
母体本来就像荷花芙蓉,精神气色原本健壮且丰;
两眉分开就像新柳翠碧,红颜脸色胜夺莲花粉红。
对儿恩爱深深摧残玉貌,洗濯不净损伤手盘五龙;
只为怜爱男孩以及女儿,慈母手粗脸皱改变颜容。
第八、儿女远行深重忆念的恩德,偈颂说:
死亡永别母心诚属难忍,在生离家着实亦感悲伤;
儿子远行度出关隘山外,母忆挂念担心遥远他乡。
日夜母心相随离家游子,其心担忧流泪已数千行;
如同猿猴哭泣离别爱子,伤心难过寸寸哭断肝肠。
第九、深加体贴和抚恤的恩德,偈颂说:
父母对儿恩情极其重大,恩德深重报恩实在困难;
子受苦难父母愿代替受,孩儿辛劳母心疼惜不安。
听闻子女就要远行出去,怜爱儿心夜卧深觉孤寒;
男孩女儿短暂受到辛苦,就会长时使令父母心酸。
第十、究竟无穷怜愍的恩德,偈颂说:
父母恩德高深且又重大,给儿恩惠怜爱无停歇时;
起立坐下母心都相跟逐,接近或是遥远挂念共随。
老母年龄即使已一百岁,仍然常常担忧八十岁儿;
想知对儿恩爱何时断绝,命尽死了恩爱心才分离。
佛陀又告诉阿难尊者说:“我观察到很多众生,虽然传承了做为人子的品格,良心善行却受愚痴蒙蔽,不思念父母爹娘,于生育儿女有大恩德,不产生恭敬父母的心,忘了父母的恩德又违背了人子的道义,没有仁爱慈悲的心肠,忤逆不孝不顺从父母。做母亲的阿娘怀孕生子,在十个月怀胎的期间中,起立坐下都感到不安,像擎负着重担,三餐饮食也吃不下,就像患了长期疾病的人。十月期满临盆生产的时候,受尽诸般的痛苦,在片刻的须臾间已产出婴儿,心又恐惧无常死神又要来侵夺。这时就像宰杀了猪羊,母体血流遍满地面。受了像这样的苦楚,才生产得到孩儿身体,从此自己吞咽苦涩而吐出甘味来喂食爱儿,怀抱扶持养育婴儿。为儿洗濯屎尿等不干净的秽物,不惮畏辛劳。自己忍受着寒冷忍受着炎热,不推辞任何辛苦。干净的地方让爱儿睡卧,尿湿污秽的地方慈母自己躺着睡眠。哺乳喂奶的三年期间中,孩子都是喝饮母体白色鲜血的乳汁。
从婴孩抚养成少年的童子,乃至成年壮大,教导处世的礼节义理,为儿女完成婚姻嫁娶,帮助孩子经营事业谋生,多方谋求资财和业务,提携子女并荷负重担是非常艰难辛苦,虽然殷懃受苦几百倍,也不说起自己对儿女的恩惠。
男孩女儿有了病,父母心里就惊慌担忧,常为儿女担忧至极而生病,却把自己的病视同很平常的事情。子女如果病患除去好了,父母因为担忧所引起的病也才痊愈好了起来。像这样辛苦的养育,但愿儿女早日长大成人。可是有些儿女等到他们长大成人,不但不报答父母恩德反而忤逆不孝,本应受到尊敬的父母双亲对他说话,都不知道应该顺从父母的意思,面对父母应答对话毫无礼貌,甚至用凶恶的眼光相向仇视。
在家族中欺负凌辱上辈的伯父叔,打骂同胞的兄弟,毁伤侮辱亲族情谊,言行丝毫没有礼貌仁义。虽然曾经从老师读书学习,可是不遵守规范训诲;父母的教训命令,多不依照所说顺从去做;兄弟共同劝勉,每每相互违逆敌对,出外入内朋友来往,都不会启禀告知父母。言语行为自傲自大,擅出主意胡作非为。从小做错受父母教训处罚,或伯父叔父说他的不对,由于孩童年幼使人怜爱愍惜,长辈们就遮掩袒护他,孩子渐渐成年长大,成了凶狠暴戾而不能调伏,不承认自己所犯下亏心违法的罪行,反而心生瞋怒怨恨,弃绝那些亲人益友,而去交结依附歹徒恶人做朋友,习惯久了成了恶性,颠倒是非认为非法犯罪是应该。
或者被人拐骗诱惑,逃往遥远的他乡,违别背弃自己的爹娘父母而不顾,离了家人别了眷属。或者因为经商买卖,或为官府政事远行,时光荏苒而过因循耽误未归,便不经父母同意在外结婚娶妻,由于这样停留在外阻碍归程,长久不能还家照顾父母。或在他乡异国,自己不能够小心谨慎,被坏人用计谋陷害,横祸官事钩缠牵连,被官府冤枉而用刑责罚,或被关入牢狱用木枷套住颈项,用手铐脚镣锁住手脚。或遭遇到疾病祸患,被灾厄苦难萦系缠身,成了囚犯被人拘禁受苦饥饿消瘦羸弱,没有亲人看顾招待,或被人嫌他秽贱,抛弃于街头马路,因此直到命终气绝,都没有亲人去救助治疗,而且死在野外,身体膨胀臭烂腐坏,一直受到太阳曝晒雨打风吹,终于白骨飘零没有人收埋,寄魂他乡异土,便和亲人家族永远长别乖违,而且违背辜负父母慈爱养育的恩德和寄望。在外不知道父母二位老人在家,对游子永远怀着担忧和思念。父母或因思念子女长期啼哭悲泣,眼睛渐暗而目盲失明;或因伤心悲哀过度,闷气呜咽而成疾病;或缘于忆念爱子,万念俱灰无心事业而家道衰落导致灾变而死亡,虽然死了做鬼,也都仍然不曾割断舍弃爱儿之心。
或又听闻儿子,不崇尚学问事业,追随坏朋友惹生异端,成了无赖的游民,粗野顽劣,喜好学习有害无益的坏事,整天斗争打架偷窃或做抢劫的强盗,触恼侵犯乡里百姓,饮酒赌博,作奸犯科为非作歹,犯了很多罪恶过失,连带的拖累了同胞兄弟,恼怒扰乱了爹娘父母的心。早晨出去游荡,暮晚半夜才归还,从不关心过问父母双亲他们的起居行动或寒冻温暖。月尾月初朝晨暮晚,永远乖违了做为人子扶持侍奉年老双亲的义务。父母安眠的床铺草席枕头,也都不去过问了知关怀,然而参谒问候父母的饮食起居,从此间断消失。父母年迈老病,形体容貌衰老消瘦羸弱,家中出了不孝子,父母羞耻不敢出门见人,而忍受着旁人的耻笑指责与欺负。
或有的母亲已死父守寡或父已死母孤单,孤独寂寞的守着空堂冷室,犹如不认识的外来客人,寄居在别人的屋舍,受着寒冷冰冻饥饿口渴,儿女都不曾去听闻了知过问。可怜的老人于白天夜晚常常悲伤啼哭,自己感慨命不好而独自叹息。儿女本应奉上甘旨美味,供给侍养父母双亲,可是像这辈妄动不孝的人,到头终了却没做半件孝顺事。父母为此每每想起就羞耻惭愧而感叹,畏惧别人责怪耻笑而不敢见人。
有的拿着钱财美食,供给养育自己的妻子儿女,忘了所有的疲倦辛劳,但却冷落父母,没有畏避被人羞骂耻笑不孝的心。妻子美妾所约束的话,大小每一件事情都必定依照顺从;而对父母或长辈的瞋怒呵责,完全没有一点畏惧尊重。
或者又有女儿,嫁到夫家,在还未嫁出去的时候,都很孝顺亲生父母;结婚嫁出去以后,不孝之心遂而增加。父母稍微瞋怒责骂,女儿心里即刻产生怨恨;做她丈夫的女婿再怎么打骂她,她却能忍受甘心。对丈夫家不同姓氏的别家宗亲,眷属情爱深重,而对自己老家亲生父母骨肉,却疏远忘掉。有的女儿或跟随她的夫婿,住到遥远的外郡他乡,离别了亲生的父母爹娘,却毫无依恋思慕亲生父母,从此断绝了消息,一点寄音书信都不通报。遂使父母爹娘,日夜思念而悬肠挂肚,每一时刻都不能够安下心来,那日子的难过就像身体被颠倒悬挂着。每天思念想要见面,就像喉咙干渴在思念水浆。父母慈心思念儿女,永远没有休止停息。父母的大恩大德,无法计量没有边际;儿女不孝的罪愆,到最终都很难陈述报告得了。”
那时候,大众弟子听闻了佛陀所说父母的深重恩德,感动得举起全身投伏地面,有的用手捶着胸部自己扑打自责,身体的毛孔里,都流出了鲜血,闷绝晕倒于地,脚跛不能行动,过了很久才苏醒,于是高声喊叫说:“苦恼呀!苦恼呀!痛心呀!痛心呀!我们今天都是罪孽深重的人了!从来未曾发觉父母恩德,心里愚暗得像一个夜游的人;今天才觉悟了知过去不孝的错误,痛苦难过得心脏肝胆都要碎裂。唯一祈愿世尊哀怜愍念拯救援助我们,指示我们怎样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呢?”
这时候,如来就用极好的声音、柔美的声音、和气安适的声音、尊贵智慧的声音、不带女人音的声音、不误言的声音、深远宏亮的声音、不哑竭的声音等八种佛所证得深远隆重的清净梵音,告诉诸位大众弟子说:“你们应当知道,我今天就为你们分门别类来解说:假使有一个人,左边的肩膀上挑担着父亲,右边的肩膀上又挑担着母亲,两肩重担研破皮肉以至见骨,甚至磨穿肩骨见到骨髓,绕着须弥山行走,这样经过几百几千个长劫时间,即使血流满地,淹没了脚跟足踝,还是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
假使有一个人,遭遇到荒年受着饥馑挨饿的灾劫,惟恐爹娘父母饿死,将自己全身切割成碎块的肉酱,就像微细尘埃那么细碎来让父母充饥,像这样经过几百几千个长劫时间,还是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
假使有一个人,想要布施供佛为父母爹娘求福添寿,手里执拿锐利的刀剑,剜挖自己的眼睛,奉献给如来,生生世世都这样做,经过了几百几千个长劫时间,还是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
假使有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父母爹娘,也用锐利的刀刃,割下他自己的心脏肝脏,鲜血流出遍满地上,都不会畏怯推辞痛苦,生生世世都这样做,经过了几百几千个长劫时间,还是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
假使有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父母爹娘,受到百千把刀剑或枪戟,同一时刻刺进身体,并在自己的身体里,从左右两边出入刺杀,这样经过几百几千个长劫时间,还是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
假使有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父母爹娘,打断筋骨流出骨髓,生生世世都这样做,经过几百几千个长劫时间,还是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
假使有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父母爹娘,吞下烧热的铁丸,经过了几百几千个长劫时间,遍满全身都烧焦腐烂,还是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
这时候,大众弟子听闻了佛陀所说父母的大恩大德,都垂下眼泪悲伤的哭泣,痛心疾首就像利刀割心。详细思考都想不出报答父母深恩的好计策,于是共同发出声音说话,心里深深的生起惭愧心,大家共同禀白佛陀说:“世上最尊的圣者!我们今天都是不孝罪很深的人,究竟要怎样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呢?”
佛陀告诉弟子们说:“想要报答得了父母的深恩,应该为自己父母书写这一本经典,为父母读诵这一本经典,在佛前为父母忏悔一切罪愆,为父母去佛寺奉献供养代表佛教的佛陀、佛法、僧众等三宝,为父母皈依素食持斋受戒,为父母布施行善救济孤苦贫困,来修增父母福寿。如果能够像这样去做,就可以叫做孝顺的子女;不做这些善行的人,就是不孝子,将来必定是堕地狱的人。”
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忤逆不孝父母的人,命终体坏时,就堕入阿鼻无间地狱去饱受苦刑。这一个大地狱,纵横长广有八万由旬那么大,四面围着很高的铁城,四周上面都围着牢固的罗网。那地面上也是铁质,盛大的猛火上下通彻的燃烧着,猛烈的火焰到处焚烧着,霹雳的雷声遍人奔跑,闪电不断的闪烁着。地狱里的夜叉鬼烊化了铜铁的红汁、浇灌着受苦刑的罪人;铜狗铁蛇一直不断吐出烟和火,或焚烧或煮炙着罪人,使罪人身体的脂肪膏油焦烂而燃烧起来,苦痛哀哭,难以堪当难以忍受。半空中有挂钩的大钩竿,又有尖枪长矛飞下来刺杀罪人、满狱铁声铿锵,铁器连串,铁槌和尖枪铁戟,剑树和轮刀利器,满空飞驰,多得像下雨又像云霖,由空中射下来,或用刀斩或用矛刺,苦惨的刑罚着罪人,这样经历了很多长劫的时间还在受着苦刑的灾殃,而且没有片刻可以暂时休歇。接着又令这些罪人进入其余的各种地狱继续受苦刑,或头上戴着燃烧的火盆,或用铁车碾压罪人的身体,或南北或东西纵横碾压而过,使罪人的肠肚都分开碎裂,骨头和皮肉都烧焦腐烂,在一天的时间里,就经过几千万次的苦刑,死去了,忽然经过风吹水淋而又苏醒活来。他们之所以会受到如此凄惨的苦刑,都是因为前生在世的时候犯了杀害父亲、杀害母亲、杀害证了阿罗汉果的圣者、破坏佛寺和合的僧众、损伤佛身使佛流血等五种大逆不道和不孝,所以获得这么重的罪苦。”
这时候,大众弟子听闻了佛陀所说父母的大恩大德,都垂下眼泪悲伤的哭泣,请示于如来说:“我们现今,应该怎样才能报答得了父母深重的恩德呢?”
佛陀告诉弟子们说:“想要真正报答得了父母的大恩,最好就是为父母书写印造这一部经典,这才真正能够报答得了父母养育的大恩呀!能够印造这部经典一本,就能遇见一位佛;能够印造十本,就能遇见十位佛;能够印造一百本,就能遇见一百位佛;能够印造一千本,就能遇见一千位佛;能够印造一万本,就能遇见一万位佛。这些孝顺而善心的人,因为印造佛经所得功德力量的缘故,这些诸佛们,都会恒常来用慈光照护,立即使这些人和生育他们的父母,都能生到天上,享受着各种快乐,而脱离地狱的罪苦。”
这时候,阿难尊者以及诸位大众弟子,乃至阿修罗、迦楼罗金翅鸟、歌神紧那罗、地龙摩侯罗伽、似人非人等、天神、龙众、夜叉鬼、乐神干闼婆,以及诸位小国王、转轮圣王等等,这些广大的群众听闻了佛陀所说的话,身体的毛发都竖立起来,内心愧疚而悲伤哭泣哽咽,不能自止,于是在佛前各人发出誓愿说:“我们从今天起以至穷尽未来时世的边际,宁可粉碎这个身体就像微细尘埃那么细碎,这样经过几百千个长劫时间,都立誓决不违背于如来神圣的教诲而不孝;宁可被铁钩拔出舌头,拉得有一由旬那么长,再被铁犁在舌上耕犁,鲜血流成一条河,像这样经过几百千个长劫时间,也立誓决不违背于如来神圣的教诲而不孝,宁可被几百千个转动的刀轮,在自己的身体中自由出入刺砍,也立誓决不违背于如来神圣的教诲而不孝;宁可被铁网从四周围匝绕缠绞着身体,经过几百千个长劫时间,也立誓不违背于如来神圣的教诲而不孝;宁可被锉刀斩磨捣碎身体成百千万段,皮肉筋骨尽都零散脱落,像这样经过几百千个长劫时间,到最终仍然立誓决不违背于如来神圣的教诲而不孝。”
这时候,阿难尊者从座位当中安祥的起立,请示佛陀说:“世尊!这一本经典应当用什么名字来称呼呢?应该怎样去奉行和受持呢?”
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这一本经典名字叫做‘父母恩重难报经’,就用这个名字,你们应当依照此经奉行和受持!”
这时候,大众弟子们、天人以及阿修罗等天龙八部众,听闻了佛陀所说的话,都生起很大的欢喜心,信仰接受,遵奉实行,一一行礼而退去。
父母恩重难报经
慈父悲母长养恩,一切男女皆安乐。
慈父恩高如山王,悲母恩深如大海。
若我住世于一劫,说悲母恩不能尽。
我今略说于少分,犹如蚊虻饮大海。
假使有人为福德,供养净行婆罗门。
五通神仙自在者,大智师长及善友。
安置七珍为堂殿,及以牛头檀房。
百宝卧具各敷陈,世间美味如甘露。
慈父悲母长养恩,一切男女皆安乐。
疗治万病诸汤药,盛满金银器物中。
如是供养日三时,乃至数盈于百劫。
不如一念中少分,供养悲母大恩田。
福德无边不可量,算分喻分皆无比。
世间悲母孕其子,十月怀胎长受苦。
于五欲乐情不著,随时饮食亦同然。
昼夜常怀悲悯心,行住坐卧受诸苦。
若正诞其胎藏子,如攒锋刃解肢节。
迷惑东西不能辨,遍身疼痛无所堪。
或因此难而命终,六亲眷属咸悲恼。
如是众苦皆由子,忧悲痛切非口宣。
若得平复身安乐,如贫获宝喜难量。
顾世容颜无厌足,怜念之心不暂舍。
母子恩情常若是,出入不离胸臆前。
母乳犹如甘露泉,长养及时曾无竭。
慈念之恩宝难比,鞠育之德亦难量。
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
若有众生行不孝,令母暂时起恨心。
怨念之辞少分生,子乃随言遭苦难。
一切佛与金刚天,神仙秘法无能救。
若有男女依母教,承顺颜色不相违。
一切灾难尽消除,诸天拥护常安乐。
若能承顺于悲母,如是男女悉非凡。
大悲菩萨化人间,示现报恩诸方便。
若有男子及女子,为报母恩行孝养。
割肉刺血常供给,如是数盈于一劫。
种种勤修于孝道,犹未能报暂时恩。
十月处于胎藏中,常衔乳根饮脂血。
自为婴孩及童子,所饮母乳百余。
饮食汤药妙衣服,子先母后为常则。
子若愚痴人所恶,渡于恒河水瀑流。
以汛水故力难前,与子俱没无能舍。
为是慈念善根力,命终上生于梵天。
长受梵天三昧乐,得遇如来受佛记。
是故悲母有十德,随应义利立其名。
一名大地二能生,三能正者四养育。
五与智者六庄严,七名安隐八教授。
九教戒者十与业,余恩不过于母恩。
何法世间最富有,何法世间最贫无。
母在堂时为最富,母不在时为最贫。
母在之时为日中,慈母亡时为日没。
母在之时皆圆满,悲母亡时悉空虚。
世间一切善男女,恩重父母如丘山。
应当孝敬恒在心,知恩报恩是圣道。
不惜生命奉甘旨,未曾一念亏色养。
如其父母奄丧时,将欲报恩诚不及。
佛昔修行为慈母,感得相好金色身。
名闻广大遍十方,一切人天咸稽首。
人与非人皆恭敬,自缘往昔报慈恩。
我升三十三天宫,三月为母说真法。
令母听闻归正道,悟无生忍常不退。
如是皆为报悲恩,虽报恩深犹未足。
神通第一目连,已断三界诸烦恼。
以神通力观慈母,见在受苦饿鬼中。
目连自往报母恩,赦免慈亲所受苦。
上生他化诸天众,共为游乐处天宫。
当知父母恩最深,诸佛圣贤咸报德。
若人至心供养佛,复有精勤修孝养。
如是二人福无异,三世受报亦无穷。
世人为子造诸罪,堕在三涂长受苦。
男女非圣无神通,不见轮回难可报。
哉世人无圣力,不能拔济于慈母。
以是因缘汝当知,勤修福利诸功德。
以其男女追胜福,有大金光照地狱。
光中演说深妙音,开悟父母令发意。
忆昔所生常遭罪,一念悔心悉除灭。
口称南无三世佛,得脱无暇苦难身。
往生人天长受乐,见佛闻法当成佛。
或生十方净土中,七宝莲花为父母。
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同学。
获六神通自在力。得入菩提微妙宫。
皆是菩萨为男女,乘大愿力化人间。
是名真报父母恩,汝等众生共修学。
有情轮回生六道,犹如车轮无始终。
或为父母为男女,世世生生互有恩。
如见父母等无差,不证圣智无由识。
一切男子皆是父,一切女人皆是母。
如何来报前世恩,欲生异念成怨疾。
常须报恩互饶益,不应打骂致怨嫌。
若欲增修富智门,昼夜六时当发愿。
愿我生生无量劫,得宿住智大神通。
能知过去百千生,更相忆识为父母。
循环六趣四生中,令我一念常至彼。
为说妙法离苦因,使得人天长受乐。
勤发坚固菩提愿,修行菩萨六度门。
永断二种生死因,疾证涅般无上道。

特别声明:本站若有文章侵犯您的版权等,请联系我们,收到通知后我们会在12小时内删除。
推荐图文